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51)

51


次日来到无锡。郝眉很早就知道阳山的水蜜桃是极好的,听见KO故居是阳山,更是欢喜。两个人来到阳山地界,到处是大大的水蜜桃在卖,果子的馨香气馋得郝眉口水直流。KO买了两大盒,洗干净了给他带到车上吃。

 

郝眉大快朵颐,还自拍了一张吃水蜜桃的照片,发到了公司群,得意地宣布“这么好吃的水蜜桃你们一辈子都吃不到。”并故意附加了自己的地理位置。过了几秒,肖奈回复:“原来你是见公婆去了。”

 

公司众人不知肖奈是因为看过KO的身份证所以猜得出,但觉得既然肖奈这么说了肯定有根据,跟着一阵起哄。郝眉要气死了,回复说“明明是去见岳父岳母”,KO看见就去删了那条。郝眉几乎要跳脚道:“不是公婆就不是公婆。”KO不语。郝眉气不得出,只能拿同事撒气,说“本来想给他们带桃子的,不带了”。

 

郝眉吃得脸颊都是汁水,KO一边用湿纸巾给他擦,一边道:“早半个月是最好的时节,那时的湖景桃最好。”郝眉扬了一下脸,让他擦掉下巴上的汁水,笑嘻嘻道:“这样已经很好吃了,KO,我们不走了好不好,就在你老家过日子,就可以经常吃桃子。”

 

KO眼神飘向车窗外,半晌才道:“这里只有桃子好。”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郝眉立刻感受到了KO在家乡所受过的伤害。想想也是,两个病歪歪的大人,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孤立无依,显然是受欺负的一家。只是KO不像他可以讲自己的革命家史讲出来,沉默的KO只将那些受过的伤害用尘土封上,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

 

这里桃林遍地,KO带着郝眉来到一处桃园,远远看了看。郝眉道:“这原来是你家的桃园是吗?”KO嗯。郝眉走过去。桃子已经摘光,桃园倒也无人看守。郝眉走进桃园,问KO:“这里有你种的桃树吗?”KO指指其中的一排:“这一排。”

 

KO没有详细说,郝眉只好用脑补法来想象当年小KO和父母来这里种桃树,他嚷嚷要自己种,父母专门给他留了几棵。那时的KO还太小,父母帮他他挖坑,又帮他扶着树苗让他填土。尽管如此,小KO仍然志得意满地称自己种了整整一排。

 

郝眉拉KO跟他当年种的桃树合影:“这是要留给一木的记忆。”KO有点懵:“一木是谁?”郝眉嘿嘿一笑:“等以后人类克隆技术成熟了,我要去克隆一个你出来。你父母一不小心给你取名取了那么多木,六根木头堆在你命盘,搞得你像根木头一样不爱说话,克隆一个你的话就叫一木好了。”

 

KO又感动又惊讶,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孩子这件事的,又一想,他们郝家关注家族的延续,郝眉的确很容易想到此。他道:“克隆的话也是克隆一个眉眉。”郝眉笑道:“等到了杭州,我们再幻想克隆一个眉哥。”

 

说到杭州,两个人都有点默然,杭州就代表着郝眉的父母,而他的父母同时也对他们之间的快乐感有着重大影响。在郝眉心里,无论父母同意与否,他都是要与KO共度一生的,但是如果有了父母的祝福,他和KO在一起时的快乐感会更加充分。

 

两个人才想到郝眉的父母,郝眉的手机响起来,是郝妈妈打来的。郝妈妈先是问他在哪里,郝眉支吾说在北京,郝妈妈故意道:“你在北京那我和你爸爸一起去了。”

 

郝眉无奈何道:“我的好妈妈呀,年轻人哪有十一不出去玩的道理,我在外面玩呢。”郝妈妈道:“那正好,老妈也想玩,你说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玩。”郝眉急了:“妈你怎么能这样,总得提前说呀,怎么说来就来呀。”

 

郝妈妈停顿了两秒钟,终于道:“那你好好玩吧。”然后挂了电话。

 

郝眉擦了擦冷汗,道:“真是想曹操曹操到。”他也不知道哥嫂给父母做思想政治工作做得怎么样了,又不敢问。怕问了就失望。

 

顺着桃园到了那端,郝眉见到了KO父母的墓。他想起肖奈和公司同事起哄说的见公婆,心中有点别扭。

 

KO按照乡下风俗,给父母烧纸钱等等。KO心中祈祷,父母一定要回来看看儿子喜欢的人。看KO的认真模样,郝眉心中也起了涟漪,心说他们两位能将KO带给他,就是他命里的大福星,管他们是什么,总之就是长辈。他跟在KO旁边帮KO,学着KO做那些他没见过的事情。

 

两个人忙乎半天,驱车去鼋头渚,按郝眉的意思游太湖。沿湖而来,郝眉满眼柳荫波光,想起了西湖的柳浪闻莺,两者的确有相似,但是太湖却更加柔美得多,忍不住念了两句词:“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KO道:“很好。”

 

郝眉忍不住笑:“你以为是我写的呀。这是段誉第一次来太湖时吟诵过的,好像是寇准写的。”他看了看导航,车子正靠近鼋头渚,而不远处的仙岛上写着“月老祠”,知道了KO为何要带自己从这里游太湖。

 

两个人乘游船到了仙岛之上,郝眉看了一下门口解说,居然发现这里的月老祠本来是在西湖中的,当时因为拆迁,无处安置月老,就迁到了这里。郝眉哑然失笑,对KO道:“月老居然是从我家附近搬到你家附近的。”KO握了握他的手。

 

月老祠中迎面一口超大号同心锁。旁边的链条上挂着虔诚男女所系的锁头。郝眉想起法国也有类似一个挂同心锁的桥,因为锁太多,都快要将桥坠塌了,幸亏这里的链条足够结实。

 

KO很虔诚地从月老祠买了一把同心锁,也挂了上去。郝眉看得目瞪口呆。他眼里的KO一直是个世外高人模样,但看到他祭奠父母和现在这么虔诚地挂锁,郝眉心说“你这是两个世纪前穿越来的吗”,但见KO如此虔诚,也很感动,看KO将钥匙水里,也跟着将钥匙扔了进去。

 

KO握着郝眉的手悄立良久。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