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K莫双鱼番外:郝家宴(上)

郝家大哥大嫂去北海道度蜜月。郝眉嗤笑道:“据说百分之八十的情侣都在旅途中分手,他们尤其还选那么冰天雪地的地方,是觉得他们的爱情比风雪还强大吗。”KO倒是觉得没毛病。

 

大哥大嫂陆续发来他们在北海道的照片,种种幸福美好,郝眉羡慕嫉妒恨,对KO道:“我们七月份也去旅旅游怎么样?也给他们发照片,让他们羡慕嫉妒恨。”KO微笑答应,问为什么选那个时间,郝眉道:“你的合同是到6月,六月底我就跟老三谈判,让他给你加工资,而且还要给我们一个月假期,不给的话不跟他续约。”

 

转眼要到春节。大哥大嫂从日本玩痛快了,回崎玉处理了一些要务后,就回杭州去了,等着郝眉和KO也回家。

 

给郝眉爸妈准备礼物,KO想了好些天。大哥大嫂结婚时郝眉操心的主要是给哥嫂的礼物,给爸妈的礼物很潦草。现在KO觉得无论如何不可潦草。郝眉看他的模样很感好笑,道:“这样吧,你回去好好做一桌菜,就是礼物了。”KO摇头道:“做菜是应当的,但礼物还是要送。”

 

郝眉趴在他耳朵边笑嘻嘻道:“是不是很紧张?担心家公家婆不喜欢你?”KO低头道:“是。”郝家是富豪之家,万物不缺,如何让郝家感受他的诚意,他颇为踌躇。郝眉哈哈大笑。

 

两个人最后终于选定了礼物,为郝爸爸买了一只手表,为郝妈妈买了一串珠链。看KO的五万多被划走,郝眉略觉肉疼,嚷嚷说这都能到火星旅游一趟了,KO看他一眼,郝眉笑道:“你瞅啥?”随即想起KO可不会像愚公那样回他一句“瞅你咋滴”,略有遗憾。

 

郝眉想着KO不善言语,不如打麻将打发时间,干脆买了一台麻将机也当礼物。KO从未打过麻将,郝眉临时给他培训了一下麻将教程。

 

临出发前,愚公声称要跟他们同去,郝眉怀疑地看他。愚公就笑:“我就是为了省钱蹭你车,怎么滴!”郝眉奇道:“她们不是都放寒假了吗?”

 

跟诺诺搭上后,因为诺诺在读硕士,愚公每一周末都飞去杭州找诺诺,很快荷包要见空,听见郝眉和KO是开车回家,赶忙来蹭车。见郝眉疑惑,愚公说是诺诺因为有项目未结,还需要在学校实验室做。郝眉认为愚公不会手里没钱到蹭车的地步,愚公说是最后一颗子弹要留着给诺诺买回家的机票。

 

郝眉见他蹭车蹭得如此理所当然,本待不理,KO念及他曾经几次借钱给郝眉,才有两人在网络相遇,同意愚公一起去。愚公取笑郝眉不得不听KO的话,郝眉一脚踹了过去。

 

三人同程,郝眉和愚公不停斗嘴打闹,打不过了,郝眉就向KO寻求支援。KO自然是偏心偏向,愚公吃个闷亏,不再招惹郝眉。

 

在扬州夜宿,郝眉很坦然地跟KO同一房间,愚公低声笑骂“无耻”,郝眉朝他呲牙,做恶狗唬人状,道:“齿在这儿呢。”愚公翻翻白眼,去找前台换个房间,离郝眉KO远一些,省得半夜被震醒。

 

KO看郝眉淡定坦然的态度,忽然想到两个人刚开始挑明心迹时,郝眉总是担心愚公等同事怎么看他,但到了现在,郝眉已经完全放开这种担心,将自己和KO的关系等同于和别人一样的情侣关系。这在KO看来,郝眉心结的释放是足可让他快慰平生。他心中愉悦,在床上也异常热情,郝眉一面感叹他的精力,一面也有些担心自己要被折腾散架了,不得不哀求KO多体恤体恤他老胳膊老腿儿。

 

次日将愚公送到浙大后,KO和郝眉到了家里。

 

郝眉带着KO见“公婆”,又将准备的礼物拿给爸妈,并且还特意强调是KO的心意,他带回来的礼物就是那台麻将机。郝爸郝妈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已经接受了KO是眉眉的爱人这一事实,但始终还是别扭。幸亏大哥大嫂在场,临时充当了气氛调节员。

 

到家已经临近中午,吃了顿便饭后,郝妈要在酒店定位置,预备一家人在酒店晚宴。郝眉想着自家KO的厨艺还没向爸妈展示,就叫停妈妈,说晚宴KO包了。

 

家里佣人温姐要去买食材,KO说他去买。温姐要客气,郝眉笑道:“温姐,你就让他去,有些食材他有特殊要求,别人买怕买不对。”

 

温姐带KO出去后,郝眉跟爸妈和哥嫂讲KO做菜的趣闻。有一段时间,郝眉忽然对鳕鱼感兴趣,KO就给他做,做了一次,郝眉觉得味道很好,但KO自己却不满意,品了品,说是酱油不对。第二天又做了一次,换了一种酱油,郝眉没觉得有什么差别,都同样好吃,没想到KO还是觉得不对。隔了几天后他又尝试了一次,品尝后对郝眉道:“这次对了。要用宽牌生抽。”郝眉几乎要晕倒。在KO的口味中,不同品牌的生抽居然也有极大的味道差异。

 

大嫂就笑,说郝运也一样的好笑。他们到杭州结婚前,给家里更换了一套发烧设备,说是要好好享受享受,没想到装好后郝大哥就直皱眉头。大嫂看他捣鼓半天,也不知道他忙什么,过后说是有一根连接线不太好。巴巴地打了飞的到广州,找一个能配线的销售商高价买了根线回到崎玉,听了听却还是直皱眉头。大嫂也不知哪里不对,她觉得已经够完美了。

 

某一天大嫂回到家,准备下厨做饭,居然发现灶具之上有东西在煮,很是奇怪,那个跟厨房绝缘的人怎么会煮东西。打开锅盖好悬没吓死,黑乎乎一条东西。听见她惊叫,郝大哥忙出来,见她打开锅盖,解释说是在煮那根线。掐着点煮了二十分钟,擦干吹干,然后再接上去听,郝大哥才长舒一口气。大嫂知道成了,但在大嫂耳朵里也完全不知道这三次有什么差别。

 

嫂嫂笑道:“两个挑剔狂,怪不得会一见如故。”郝眉也不由好笑,发现还真是,大哥第一次见到KO就没有排斥的意思,原来两个人是臭味相投。

 

KO和温姐买回来菜之后,KO就一直在厨房忙碌,温姐给他打下手。郝眉时不时来看看,KO让他自管去和爸爸说话。温姐自觉地端着菜去外面择菜。郝眉见无人在,亲了下KO的脸颊笑道:“辛苦我家大厨师了。”KO回亲了他一下。两个人都感受到一种偷偷摸摸带来的窃喜。

 

郝眉道:“我刚才看了看,爸妈还是给你另外安排的房间,哼,哥嫂都在一个房间,居然将你放一边。”KO第一次来郝眉家的时候,郝眉的同事多,郝眉爸妈虽然知道KO和别的同事不同,但在住宿上还是和别的同事一样对待。郝眉气哼哼地道:“你这次可是以郝家儿媳的身份来的,不行,我们不听他们的,你今晚就跟我住我房间。”

 

KO亲了他一下道:“你爸妈这么安排没问题,我在别的房间住最好。”郝眉还是不高兴,KO低声道:“看来昨晚不该放过你,应该将你操怕了才好。”郝眉脸上发烧,锤了他一下,出去了。(tbc)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