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K莫双鱼番外:员工故事段子(5)功夫小子彬

自打林一木知道了KO爸爸和扫地僧的关系后,对他的KO爸爸就产生了一种幻觉,总觉得KO爸爸就是扫地僧,有时会叫KO扫地僧爸爸。当然他对僧这一概念完全不了解,毕竟只有两岁多。郝眉一听他叫扫地僧爸爸就乐,跟KO说,你该去剃个头,这才名副其实。

一木就问为什么要剃头。郝眉笑道:“僧人就是和尚,和尚都是光头。”一木歪着脑袋看KO,琢磨他光头时脑型儿会是什么样。郝眉看一木认真的模样,哈哈大笑,怂恿KO真的剃个光脑壳,给一木看看。KO淡定道:“好,这就去龙泉寺。柳智宇在北大时跟我是神交好友。”

郝眉一愣,他入大学之时,柳智宇刚刚出家,一时轰动清北,与KO一起生活多年,却不知两个人有过交集。

看KO一脸正经,郝眉哈哈大笑,“你真要出家?”KO没有理会他,转身回卧室了。郝眉跟了过去,一脸贤惠状地规劝KO:“你说,儿子都有了,而且还这么长势良好,你怎么就舍得出家呀。”一木也跟过去:“Daddy,什么是出家呀。”郝眉笑道:“出家呀,就是老婆也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整天住在寺庙里,修行念经。”

一木眼睛一亮:“你终于肯承认是KO爸爸的老婆了?”郝眉气得要死,指着一木道:“你这阅读理解怎么做的你这是?”

KO也崩不住,用手摸摸郝眉和一木的脑袋:“不舍得,不舍得老婆,不舍得孩子,不出家。”居然明目张胆叫老婆?郝眉将一木推出房间,严肃道:“我要对KO爸爸动武,场面血腥暴力,小孩儿不宜围观。”

一木并不担心KO爸爸,很放心地离开,因为知道最终的结果不是KO爸爸被揍,而是郝眉被整得半天爬不起来。

当天晚上,KO要惩罚郝眉让他剃光头,郝眉要惩罚KO说要出家,而且还叫他老婆,两个人来了一次床上全武行。

俩人在一起几年,在KO看来,两个人从来都是琴瑟和谐得不行,从未动过手,不过在郝眉看来,处处都是KO压制着郝眉,总算逮着机会报复了。他拿出和愚公猴子斗殴的劲头来惩罚KO,KO陡然发现郝眉小爪子还挺厉害,一边容让一边跟他打在一起。郝眉陡然发现了跟KO打架的乐趣,两个人将一场事先张扬的动武变成了一场男孩间的玩闹,这可是两个人婚后生活从未经历的,都感觉到了新鲜的刺激。不料郝眉把KO的肩膀抓伤了,一看KO冒血,郝眉立刻心疼得不行,不玩闹了。

一木不再执着于扫地僧这一身份,却对功夫上了心,第二天就让KO爸爸练功夫给他看。KO对这种表演性技艺从不上心也不爱好,一木被否定后嘟嘴不高兴。论对孩子,郝眉对一木的纵容要超过KO,最见不得一木不高兴。郝眉就建议KO练几手给一木表演表演。

KO道:“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些事情。”郝眉央求:“为了儿子,你就解锁一下内心禁忌嘛。”

无奈何,KO找了几部功夫片看,时不时暂停来练习。当然,他练习时就将郝眉和一木给轰出去了。郝眉心中好笑,这家伙还真好面子,怕动作不好看落在我眼里。

练了几次,终于要表演给一木看了,郝眉看他拿了根卷纸筒当棍子,笑道:“少林棍僧来也。”KO像模像样地耍了几下,一木高声叫“KO爸爸真棒。”接着一木又叫:“教教我,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KO放下棍子,转身走人,一边走一边道:“我的功夫都是你Daddy教的,你让他教你。”郝眉忙叫:“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了。”KO道:“昨天晚上。”郝眉想起昨天晚上两个人在床上的全武行,不由脸红。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