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

3

自己听时已经够羞耻,另一方当事人居然一起来听,郝眉更加不自在起来,KO又离得这么近,更让郝眉感觉只感觉身上生了跳蚤一般,半晌方才找到一句话:“KO,你唱歌真好听。以后每天都要唱歌给我听知不知道。”KO没有看他,回了一句:“你唱得更好。”继而又加了一句:“奶音很好听。”


郝眉一愣,还从没人这么说过他,他一拳打在KO肩上,笑道:“你才奶音!老子哪里奶音了!”KO微笑一下。郝眉很少看他笑,每次都只能从他眼神里知道他是在生气还是开心,此刻如此近距离地陡然见到他冰雪初融的笑容,心说,你可别笑了,笑得我心都化了好不好!上次你在饭桌上对我笑,笑得我都心跳都漏了半拍好不好!


他扭转头不去看他,停了几秒钟,问道:“你不再生气了?”KO嗯了一声,郝眉转过来看着他道:“你不生气了,我还生着气,你得哄哄我。”KO问:“为什么生气?”


郝眉一时语塞,说自己不高兴被KO用歌词当众调戏吗?总感觉有点难以说出口。KO探查地看着他眼睛,郝眉憋不住笑了:“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真拿你没辙。”


KO拿郝眉的手机将视频转到了自己手机,道:“今后不要选这种不吉利的歌。”郝眉道:“你选的。”想起这句话是KO方才说过的,不由又笑。


虽然两个人都不再别扭,一室温馨,但在郝眉却感到心底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试图往上翻。他潜意识中感到要压制这种情绪。


郝眉翻身下床,对KO道:“时间还早,窝在房间里太浪费,我们出去玩吧。”


两个人下楼,楼房后面不远处是一座山峰。两个人沿着路径往前走,走了没多远,就看到前方老三和微微,正看见老三将微微环在身前。


郝眉笑道:“KO,看我去打散这对野鸳鸯。”找了跟树枝,作势要过去。KO在后跟着。郝眉回头,诧异道:“你怎么不阻止我呀!”


KO道:“随你高兴。”郝眉笑道:“这么没品的事儿眉哥怎么可能真去做。你呀,真是不得了。”


KO道:“什么不得了。”郝眉道:“你以后有了小朋友,肯定会被你给宠坏的,看着他去做坏事也不阻拦。”


KO不说话。


他从十四岁起就明白了,人生最大的内容是孤独。他早已经学会远离尘嚣,享受孤独,只想一生一代一个人,再不做第二人想。生来孑然一身,死去毫无牵挂,如此甚好。但郝眉的出现却将他拖入红尘之中。他对此不知是祸是福,他也不知自己的出现对郝眉来说是祸是福,他只是想这么和郝眉走下去,宠着他做任何事。


郝眉见他有点沉思的样子,摆了摆手说:“别这么严肃,我也就说说。我们到那条路上过去吧。”拉起他胳膊,走另一条路,那条路的尽头是一座假山,走过去假山是一方水池,旁边长廊下秋千架随风微微晃动,不远处山的缓坡上有一座凉亭。


郝眉坐在一个秋千架上,KO在后轻轻推着他。郝眉一边晃悠一边道:“KO,你什么时间去办张卡,我将你的工资都转到你卡上吧,以后让老三也给你那张卡上打。”KO道:“为什么?”


郝眉神情有点别扭地说了一句:“总觉得你的工资一直在我卡上有点怪怪的,而且你也要用钱啊。”他事实上是每次看到KO工资比他多不少,心里有点不平衡,想眼不见为净,但这点小心思还是不要叫KO知道为好。他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KO,你怎么一直没用工资卡里的钱啊?一次都没跟我要过。”


KO道:“我做厨师的时候也是有工资的。”郝眉点头,又道:“你什么时候办了卡,跟我说一声,我给你转。”KO道:“不用,就放在你那里。”郝眉道:“为什么呀?”


KO道:“交房租。”郝眉失笑道:“那也太多了,而且你我兄弟,交什么房租啊,当初我已经说好的,不收房租。”


评论(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