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8)

8

KO没有防备,被他撞倒。郝眉压在他身上,虽然右手成功拿走了手机,但左手却被陡然禁锢住了。

 

郝眉挣脱不开左手,勉强欠起上身去看KO,忽然惊慌失措起来,眼前的KO好像有点不认识了,他左手腕骨又被他握得有点疼,忍不住轻声叫:“KO……”

 

这一声充满柔弱感的声音在KO听来却犹如雷劈一般,他放开郝眉,沮丧地闭上了眼睛,躺平在床上,对郝眉道:“去睡觉!”

 

郝眉如兔子一般迅速跳回自己床上,匆忙关了灯,躺稳了才发现自己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脸上也热得厉害。他第一次从一个男人眼睛里读到两个字——“吃人”。

 

刚才KO质问他是否后悔和他结侠侣时,他觉得KO的眼神可以用“吃人”来形容,这时候才发觉他需要修正一下,KO那时的眼神顶多代表了如果他回答后悔,KO会将他摁倒,像爸爸当年一样狠揍他屁股,这时候的眼神才真正的是想吃人……

 

郝眉平息不了内心的狂跳,神智也有点发晕:“KO想吃了我?……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好像不害怕被他吃掉……哎呀……”他捂住了脸,长吸了一口气。同为一个男人,他何尝不知道在KO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但他更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的态度,为什么一点没有想躲开的意思,还那么软绵绵地叫他。

 

“幸亏KO放开我了,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收场……今后一定要控制自己,不能接近他身体,一接近他就兽化……”一边哆哆嗦嗦地想着刚才KO的眼神,自己却又忍不住有点兽化倾向,刚才他和KO身体大面积接触,最开始是触不及防,但后来KO禁锢他足足有好几秒钟,并且他因为挣扎想起身,多次蹭KO,他能感觉到KO皮肤的热度和触感,此刻他居然有点想念那种触感。

 

郝眉对自己简直是失望透顶:“眉哥这是发了疯啊!……”他急需找东西转移注意力,忽然想起那帮同事还等着KO发红包,连忙摸到KO的手机,果然愚公已经在说KO怎么就发一个红包就没下文了。KO已经包好了一个红包,郝眉心道:“便宜你们了。”将红包发送了出去。

 

猴子问怎么这么慢,郝眉道:“就这么多了,爱要不要。”愚公哎哟一声,这不是KO的语气啊,“难不成是眉哥在说话?”

 

郝眉哼了一声,回道:“老子今天破财让你高兴高兴。”众人一听果真是他,都开始新一轮的喷。跟KO大家不敢开玩笑,跟郝眉可没什么不敢说的,怎么能气到眉哥怎么来,一会儿工夫,郝眉就招架无力,要将手机还给KO。

 

他小声叫了两声KO,KO只是不理。郝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心里有点郁闷。不过所好的是,心中的那只小野兽好像隐退了。

 

他无聊地翻看着KO的手机,发现无论短信栏还是微信栏,KO的手机都只保留有他和郝眉之间的信息,别的都只有零星的记录,唯独他和郝眉之间的记录全部都在,甚至包括他春天时在大排档后互留电话号码后相互发的第一条短信。

 

事到如今,郝眉再也无法骗自己了!虽然他一再欺骗自己,KO和自己就是意气相投,所以KO才会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喜欢跟他亲近,搞得两个人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但是此时他已经无法用这些来安慰自己。

 

他捂着脸哀叹一声,这个死KO将一个难题扔给他了。这可是一道比他当年参加的国际奥林匹克竞赛还难的题目。

 

他思潮翻滚,辗转反侧,无疑,按照KO克制的个性,如果自己不去回应他,他也不会主动让郝眉为难,会一贯如一地对自己好,好到让自己于心不忍。到最后他甚至有点怨恨KO,为什么要给自己布置这么难的一道题。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看KO平平躺着,似乎连呼吸都很平稳。他给自己种了烦恼因,自己却睡得四平八稳,这把气得郝眉不行,恨不能揪起这人胖揍一顿。

 

但最终还是长叹一声,倒在床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翻腾到什么时间睡着的。第二天上午他醒来时,发现KO已经将早餐放在了他床头,正一脸平静地望着自己。


评论(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