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16)

16

这时帮里妹子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们这帮没眼力的,我哪里是在撬帮主墙角,姐姐我分明是对小天医情有独钟好不好!小天医,你这么有趣,还这么能打,我们再成立一个小帮派好不好,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灵素帮,怎么样?我负责帮你拉人入伙。”

 

帮里的人都哈哈笑:“不管撬谁,星辰还不都灭了你。”郝眉简直有点恼羞成怒了,这都什么人啊,到底是人妖还是妖人?他没好气地道:“正值新婚燕尔,不跟别人搭伙。”那妹子忙道:“不自立门派也没关系啊,我们就在帮里成立一分舵,还在你老公治下,可好?”

 

这时KO金口终于吐了一句玉言:“再议。”说完就下线了。郝眉擦了擦冷汗,看来今天自己的表现还算让KO满意,不然KO一定是直接剁了那妹子。他忽然福至心灵地想起当初为什么当初KO说他女神不好看,KO醋劲可真够大的。不过他一想到此,居然有些暗戳戳地欢喜之感。

 

欢喜归欢喜,但郝眉还是好怕KO再强迫他一起洗澡,心理建设始终还是没做好嘛。他试探地对KO道:“你先去洗漱。”看KO嗯了一声就去了,才算放下心来。

 

他扑倒在床上。一天来种种变故简直如惊涛骇浪一般将他冲得东倒西歪,偏生KO还拖着他,生拉硬拽往前跑,不让他片刻安生,此刻终于放开手,郝眉才感到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跟静静妹子在一起叙叙旧了。

 

真是被KO折磨透了,他这几天来说的话让郝眉不敢相信这是一贯高冷的KO能说出来的话,让他惊慌又窘迫,他一边抱怨着KO,但心底另一种情绪却又翻上来: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我喜欢的人也在喜欢我更美好的事情吗?他昨天刚模模糊糊感到KO喜欢自己,今天又确认了自己同样也喜欢KO……

 

他一边想着一边嘴边泛起笑意,在床上翻来翻去。当初他在校外见到KO的第一次就要求交换手机号码,那时他感觉自己是因为觉得这个厨师给打的菜多,而且做的好吃,既然他也在校外餐馆打工,那就以后多来找他喂食,最好是能提前给他打电话,这样到了就能吃,所以才跟他交换了手机号码,跟当初在幻想星球一样,他也是“目的很单纯的”,但怎么吃着吃着KO的饭感觉就不一样了呢?

 

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不一样呢?他一边回味一边思索,但却具体说不清是起自什么时候。他叹了一口气,当初跟他要手机号码的时候可能就不单纯是为了饭吧。最初他还不知道KO的打工时间表,有时给他发了信息,KO总是不回,他就会心中暗暗有气,抓耳挠腮地很是难受。

 

后来KO跟他解释了自己的时间段,郝眉这才安心,于是就盯着他休息的时间给他发信息,说自己想吃什么,KO总是说好,掐着点等他一过去就给他端出来。

 

他昨天晚上偶然看到KO所保留的自己与他之间的那些信息,从认识以后的数月之内,大多数都是点菜,各种各样的菜名。但KO也一条也舍不得删。郝眉一想及此就觉得又是欢喜又有点难堪,自己这个吃货本质真是改不了了。

 

郝眉又想到在KO来到公司之后,他也还是一样地用吃东西和KO堂而皇之地亲近。到底是他因为他觉得KO可以亲近而愿意和他一起吃东西,还是他通过吃东西来获得和KO在一起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他已经分不清自己的情绪。但一想起他们一起吃烤扇贝的场景,郝眉忽然觉得自己那时就已经对KO舍不得离开了。

 

自进到公司以后,KO经常早上给他带早餐,有次给郝眉带的是海鲜粥,郝眉吃得很惊喜,问是KO做的吗,KO说不是。郝眉哦了一声,KO问他是否喜欢吃海鲜,郝眉眯着眼睛怀念了一番当年在老家时吃海鲜的场景。KO说海鲜和西餐都不是他所长,不过可以学。

 

于是当天老三一说强制休息,郝眉立刻就邀请了KO去小龟扇贝吃烤扇贝。

 

第二天KO就邀请郝眉一起回家去吃烤扇贝。郝眉很是惊喜:KO你这么快就学会了?他高兴地抓起东西就跟着KO一起去他家。

 

郝眉想起当初KO是住在餐馆的,现在看来是在外租的房子。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足KO的小世界。他扫了一眼,房间不大,但因为东西不多,也不觉得拥挤。KO的床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笔记本。唯一的一把椅子放在桌子的外侧,椅子上正放着几本杂志。郝眉随手翻了翻,都是些饮食类杂志,显然他说了之后,KO就上了心,开始致力于发掘在海鲜和西餐方面的厨艺潜能。

 

他没有挪走杂志坐椅子,而是很自然地绕过桌子,坐在了KO的床上。床褥都还是自己上大学时的,果然是很有亲切感。他看着在阳台小厨房忙碌的KO,忽然觉得从所未有的心安。

 

经过了意气风发的中学时代,他来到北京,当时他觉得一定要给爸爸看看自己没选错,所以一直很努力地学习。平时他和室友一起玩闹,一起学习,一起游戏,但在他内心始终没有放松过。直到此刻,他忽然觉得可以完全放下任何曾经让他一直悬挂于心的事情,工作上的紧张,生活中的各种快乐忧伤,统统gone with the wind,这一会儿他就觉得心里如海洋般平静。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