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原来剧情中让我哈哈大笑的几段

因为剧情和剧本的不一样,第二集剧本里的那几段实在太搞笑了,贴出来供大家乐一乐:

令羽:小仙……不善言辞,怕说得了,反倒扫了君上兴致。

擎苍:(微微一笑)怎么会?(仔细端详令羽的脸)

令羽:(被看得有些发毛)君上,小仙敬你。

擎苍:(也举杯,继续端详他)仙使很像本君一位故人。

令羽:(讪笑)啊……不胜荣幸。

擎苍:像极了本君已故的妻子,这大紫明宫的妖后。

△令羽僵,司音也傻住。

擎苍:(轻叹口气)方才本君一直在想,是否这是冥冥中的天意,将转世的她送回到这大紫明宫。(蹙眉)本君看到仙使那一刻,内心百感交集,虽知仙使是个男儿身,却还想问,你……可愿嫁入大紫明宫?

△噗一声,司音口中酒全喷了出去。

令羽:(当地一声,筷箸落地)这,这——

擎苍:(冷下脸)怎么?是嫌这大紫明宫配不上你?

令羽:(结巴)不,不,是、是家父早为小仙已定下亲事……

擎苍:退掉!

令羽:小仙、小仙喜欢的从始至终,都是女子啊……

擎苍:(啪地一声,将酒杯重重放到桌上)世间情事,求得就是个情投意合,何须分什么男女!

△令羽彻底懵了。

司音:(打圆场)这,就连君上也说,世间情事,求得就是个情投意合……好歹也要先两情相悦不是?

擎苍:(起身冷笑)本君身为这妖族之主,想要立个妖后,还需与人商议吗?


△门被推开,两个漂亮宫娥端酒菜走入。

△司音被惊醒,猛从床上坐起。

宫娥甲:(将酒菜一样样放在桌上)仙使醒了?

司音:(茫然看一桌酒菜)这……

宫娥乙:(走过来,紧挨着司音坐下)早饭……啊,不,在天界该说是,早膳。

司音:这才睡醒?就如此丰盛?还有酒?

宫娥甲:(奇怪)宫中的人都如此,从晨起到深夜,从不断酒,尤其二皇子,整日醉生梦死,美人与酒,一样都缺不得。


△假山旁,司音和离镜哆哆嗦嗦地坐着,冻得都不会说话了。

司音:(哆嗦)你也,也是奇怪,落水,就落水,偏不上岸。

离镜:(也哆嗦)多、多丢人……

司音:丢、丢人算什么,都、都快冻死了!

离镜:(瞥他)如此怕冷,和、和凡人似的。

司音:我、我在这儿就是个凡人,法术一个、一个都用不出。

离镜:(愣住)你、你是天族人?

司音:(颓然,拼命用手搓着胳膊)是、是啊。你呢?也是被妖君抓、抓来的男  宠?

离镜:(再次愣住)男  宠?

司音:生得,如此好看,难道不是吗?

△离镜忍不住,笑起来,在月色下越发美艳。

离镜:(跳起来,站直了身子,舒展开手臂,笑得很是欢快)什么男  宠?我是妖君次子,这大紫明宫的二皇子,离镜。

司音:(大惊)什么?!


离镜:你就是父君带回的断袖?

司音:(被气得咧嘴)你父君看上的是我九师兄,我九师兄却并未看上你父君,算不得断  袖。

离镜:那你是?

司音:顺道绑来的。(被他打量的很不自在,坦然准备束手就擒)既被你遇到,也算是我命不好,二皇子请动手吧。

离镜:(一怔,随后笑了声)动手?动手做什么?也学父君,绑你回去做皇妃吗?

司音:(脸色一变)我,我宁死不从……

离镜:(不禁一笑)玩笑罢了,我又不是断  袖。你若想逃就逃吧,我从不管这种闲事。


△离镜打量四周。

离镜:(微微一笑)此处条件还不错,哪里像犯人,分明是未来亲家的待遇。

司音:(白了一眼)不许拿我九师兄消遣!

离镜:(压低声音)呦,刚救过你两次,就翻脸不认人了?

司音:若不是被你强行脱  衣,也不至跌入池塘,浑身湿透。既然你是我落水的因,那你在水中救我就是果,因果循环,哪里来得谁欠谁?

离镜:(噗嗤一笑)好,好,算是我唐突了你。(看了看两人身上的湿衣服)不如这样,我唤人来送干净衣裳,今夜就在此处与你大醉一场,算是赔罪?

司音:(来了兴趣)有酒?

离镜:(丢了个得意眼神)不错,是你在昆仑虚喝不到的好酒!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