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1)

31

郝眉听他语气不善,忙道:“那不是以前嘛,那时我们又不太熟。”KO平淡地重复了一句:“那时我们又不太熟。”郝眉轻轻一哆嗦,知道这平淡背后的怒气。在上海时KO惩罚他还带有玩的性质,这时他觉得自己似乎真是捅了蚂蜂窝。

 

他道:“那……三嫂还夸过你帅呢,三嫂可是心里眼里只有老三一个,所以这种夸帅算不得数。”KO道:“跟别人没有关系。”

 

郝眉搜肠刮肚想要找个说服KO的理由,忽然决定反将一军,道:“我那时拿你当朋友,你却黑我电脑,我去找你吃饭,你也不跟我说明白,骗得我团团转,你也好意思说我!”他嘟起了嘴。KO沉默一秒钟后道:“拿我当朋友。”语气仍然平淡无波。

 

郝眉见自己对他撒娇、将军都不管用了,知道当时真是气着他了,只得道:“哎呀,当然不是,那时我是真的想见你。”

 

一毕业就被肖奈压榨劳动力赶工demo,那时就郝眉和阿爽俩主力,郝眉求招人,肖奈就说自己也在写,郝眉无奈地说人家还要谈恋爱呀,愚公听了忍不住敲他的手:“眉哥,你那对象在哪儿呢?还在云上飘着呢吧。”郝眉白他一眼道:“过些天不就下凡了吗。”

 

当天傍晚,愚公看到郝眉要搬家。毕业后,他们两个又厚着脸皮在学校蹭了几天,愚公正在网上找合适的出租房源,听见郝眉说要搬走,就说要帮郝眉搬家,其实是想趁机看看郝眉租的房子啥样,条件好的话就还跟他挤一起。

 

郝眉一听就知道老于心怀的鬼胎,赶紧拿话堵上:“老子很快就要谈恋爱,你去了不方便。”愚公就笑:“老说谈恋爱谈恋爱,你掏出一个姑娘来我瞧瞧。”郝眉不理他,让搬家公司将自己的东西都搬走了。

 

当天晚上,郝眉将东西略做归位,累得够呛,躺在床上不想动,这时郝妈妈打来电话,郝眉说是已经搬进来了。他不想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境,所以爸妈一直没在校园里出现过,此次帮他购买房子也是看完买完就回去了。

 

郝妈妈在电话里惋惜郝眉没在大学期间找个合适的姑娘,以前妈妈在电话里询问他找对象情况,郝眉总说资源太少,精品资源更少。以前两个人说起这个事都是开玩笑的语气,此次郝眉听了却没来由地有点生气。

 

放下电话后,想起愚公和妈妈的话,心中愤愤然地想:“你们都觉得我找妹子找不到是吧,我这就去把几个来,在你们面前显摆九九八十一天……然后再还回去……”

 

他回想了自己的同学,思来想去哪个适合把妹,先将愚公的那张嘴给堵上,一张张脸在脑海里飘出来又飘出去,最后定格在一张脸上,他“啊”地一声大叫,扑倒在床上,用枕头盖住了脑袋,那张脸居然是KO。

 

郝眉忍不住自言自语:“做饭有那么好吃吗……让老子这么挂心……不行,这几天老子就不去吃,糖醋排骨再好吃也不去……”

 

接下来的几天,郝眉都没有给KO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但下班回到家,吃着或寡淡无味或多油多盐的盒饭,就心里起腻,常常是吃一半就扔掉了,然后用一些零食充饥。

 

那天中午,自己的电脑被黑了,于是,他顺理成章地要去找KO安慰一下受伤的心。之所以说顺理成章是因为他终于可以忽略过去那天晚上在他脑海里飘过去的KO的脸,实在是太想KO烧的菜了,只有他烧的菜才能安慰到他。

 

他兴致勃勃地去大排档。这是他毕业后第一次来老地方吃饭,心中有点怪怪的。以前上学时都是他提前给KO发信息报菜名,KO会按点做了等他来吃。这次他没有提前告知KO,老三的公司离清华稍远,下班又逢上高峰,近一个小时后才赶到。KO见到他时,平静无波的脸上居然有点惊讶之色。事后他方知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盛情邀请了KO一起吃,但老板一会儿就很没好气地说KO怎么不赶紧去做菜,客人还等着呢。KO去厨房,郝眉有点气闷,又想,这老板这么不客气,不知道看到自己面前这超大份的菜会不会给KO小鞋穿呢。

 

他就一直抱着这个疑问耗在了这里,他想的是,我跟KO说句话就走,问问他有没有因为我儿受老板为难。后来KO有一会儿没烧菜,他赶紧拉KO坐下问,KO说没有。但这时又有客人,KO又去忙了。

 

虽然知道了KO没有这个遭小鞋穿,但郝眉还是觉得气闷,找半天才找到原因,是因为他总觉得想跟KO说话,但KO一直在忙,他于是就一直耗着,看着KO忙来忙去,直到凌晨二点多也没有回去。心里就一个念头:我都还没怎么跟KO说话呢。直到他醉倒,脑子里也是这个念头。

 

郝眉对KO道:“KO,那时虽然我不明白自己的心,但真的是很想你才去的,还很想跟你说话,你一直在忙,我觉得无聊,就越喝越多。”

 

KO脸色稍缓。郝眉此刻忽然想起一个久远的疑问,自己明明醉倒在桌子前的,怎么醒来躺在了KO的床上。他问KO,KO淡然道:“你太瘦了,抱起来很容易。”

 

郝眉哎呀一声,心说原来这家伙很早以前就抱过我了。他神秘兮兮地问:“说,我睡你床上,你有没有趁机做坏事?”KO看看他的脸:“你希望我做什么?”郝眉道:“就是……趁机亲我啊……”

 

KO道:“没有。”郝眉大笑:“看不出来,你还挺正人君子。”KO道:“现在不打算君子了。”他将郝眉扑倒,抬起郝眉的双腿,准备压成M型。郝眉忙求饶:“KO饶命,饶命啊……眉哥再不说任何人帅了,我家KO最帅,KO最帅……

 

KO眼睛幽深,居高临下盯着郝眉看了半晌,终于放下了他。郝眉坐起来,抱着KO的胳膊,头蹭着他的肩膀道:“KO,我们不要做好不好……我怕我会疼死……我看过的,有的情侣就是一直都没有做过的,而且关系一直很好……”

 

KO从未听过郝眉如此柔声细语地央求过他什么,此刻郝眉来这么一招,KO心中一柔软几乎都要答应了,但为了日后的幸福,他觉得必须硬起心肠来。郝眉见他不应,又道:“是真的,不信我找给你看。”

 

他去拿来笔记本,给KO看他看过的文章。但怎么都搜不到,倒是因为搜的内容有“怕疼”字眼,搜索结果出来一大堆如何让第一次时的小受比较容易接受的科普文。

 

郝眉很是尴尬,要关掉页面,却被KO阻拦。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