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2)

32

郝眉急了,合上笔记本道:“我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啊,给个反应啊。”KO终于吐了两个字:“再议。”

 

KO曾经认为自己对任何事情无欲无求,包括性爱。按照他对自家自制力的预估,他认为和郝眉维持这种只有亲吻和抚摸的关系并不是难事,如果郝眉不愿再进一步,他一定不会逼迫他的宝贝做不乐意的事情。但是他一旦开始和郝眉在床上的愉快相处,就发现郝眉身体的吸引力一再突破他的忍耐极限,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自制力。

 

他感到,的确有必要接受一下科普教育。不过科普先不急在这一时,他本要在郝眉身上找药治疗皮肤饥渴症,却被一场回忆杀歪了楼,现在他需要拨乱反正。

 

郝眉被他抱得紧紧的,反抗抵制的话都被压回了嗓子里,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你丫要憋死我。”KO松开他,坐起来好好服侍郝眉,待郝眉感到即刻喷薄欲出,却又掐得死死的,郝眉一身爆汗,急得要踹死KO。郝眉陡然发觉这货还真是爱在床上报复他。

 

等KO终于放手,过了许久郝眉灵魂才又回归到身体,他长出一口气道:“这隔年老陈醋你还吃它干嘛,把老子都快搞死了。”KO道:“没有隔年,是两个月前的事情。”郝眉手足无力,只能翻翻白眼。

 

等郝眉稍微恢复,KO就开始在他身上的找药之旅。郝眉感到这次KO的举动大有一次比一次激烈的趋势。他有点怕,怕的是和KO还没有议好就被KO攻陷,但被KO的热情点燃,他居然有点模糊的喜悦:幸亏KO没有答应,似乎可以尝试一下那把刀会不会将他一刀毙命。

 

两个人筋疲力尽地睡了半天,待到快傍晚时郝眉才醒来。一睁眼就看到KO睡在旁边的样子。看着他的眉眼,郝眉心里一阵柔软,他忍不住伸手去KO的脸上划,怕惊醒KO,手指在离KO一两厘米远的地方,顺着他的眉眼脸颊的起伏,轻轻划着。

 

“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眉哥的人了,哈哈哈。”郝眉一面在心里哈哈哈,一面又感到有点温柔的情绪在涌动:他终于可以安慰到这个孤独的人。

 

同事说KO面瘫男,郝眉虽然不承认,KO至少在他面前不面瘫,但他也知道KO对待别人的确面瘫。而KO之所以会如此,除了他的性格,也与他对世界的抵御姿态有关。前天晚上,郝眉逼着KO说以前的经历,KO虽然答得简短,但郝眉能感受到他那些年所遇到的伤害和苦难。

 

郝眉出生以来就家庭幸福,学业优秀,一路走来一路绿灯,而KO却在他一路顺风顺水的过程中在经历着那些磨难,这让郝眉莫名心疼。

 

他顺着轮廓画着KO,忽然KO睁开眼:“划完了吗?”郝眉吃了一个惊吓:“你没睡着啊。”KO翻身坐起来,看了一下天色,起床去做饭。

 

郝眉躺着无聊也就起身,这时才发现手机上已经好几个电话,因为静音一个也没听到。他心说,这KO也霸道得没边了,怎么能随便给他静音呢,万一是老三来的电话说工作的事怎么办。又一想,如果老三知道KO给他静的音,估计也就是说一声“知道了”来了结。一方面,他以自己有一个这么有面儿的男朋友为骄傲,另一方面,在老三面前KO的价值超过了他,又有点让他不爽:我跟老三才是同窗四年的好不好!

 

他一个个地看,老于打过两个,不理。丘永侯打过一个,不理。贝微微打过一个,咦?怎么不是肖奈打,反而是微微师妹打的?

 

他给贝微微打过去,微微很欢快的声音道:“美人师兄,你回北京了。”郝眉说是呀,询问贝微微啥事儿,微微道:“今天上午我们上课时,姜老师提到美人师兄你了……”

 

姜教授对郝眉很器重,曾经力邀郝眉继续读他的研究生,郝眉觉得自己对开发游戏程序更有兴趣一些,就没有答应。郝眉知道姜老师对自己的器重,倒不用担心他会在师弟师妹面前说自己的坏话,示意她接着说。果然贝微微说老师夸郝眉跟他做的一个课题做得非常好,郝眉扬眉吐气地道:“微微师妹呀,你才知道除了你家大神,咱们计算机系还有一尊大神吧。”

 

微微说她下课后就去请姜老师留步,询问了一下美人师兄当年读书时的状况,姜老师一听微微现在和郝眉保持亲密的联系,就请微微跟郝眉说,啥时去看望看望老师,不读他的研究生也无妨。

 

郝眉不由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毕业以后心思不是在工作上就是在KO身上,哪有心思分给别人。他放下电话,去跟KO商量,和他一起去见姜教授。

 

KO停下剁排骨的手,心有些颤,郝眉居然带他去见老师?这什么状况?

 

他虽然也曾经在清华几年,但却是在厨房,和这些在教室读书的学子们完全不同。他问为什么。郝眉道:“姜教授的研究方向以网络安全技术为主,你是黑客,我想你们是不是可以切磋切磋。”他觉得肖奈都对KO的技术水平都刮目相看,忍不住就想在别人面前现一下KO。

 

KO本来对这些不相关的人和事情完全没兴趣,但看到郝眉一脸热切地期望自己一起去,就答应了。

 

郝眉很快联络了姜教授,约好了次日见面的时间。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