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3)

33

当天晚上是郝眉和KO在自家床上同床的第一晚。在KO的要求下,郝眉第一次跟KO共浴。水汽蒸腾中,看着郝眉的眉眼和身体,KO决定要将自己的走后门计划尽快落实,不然的话他光流鼻血就能把血流光。

 

郝眉的床上本来有两个枕头,KO将其中一个拿走扔到自己床上,郝眉道:“你干吗?”KO道:“同床共枕。”郝眉拿他没脾气,连这个都死抠字眼。

 

被折腾得够呛,郝眉好容易睡着,半夜却又感到身体负重,双腿又被抵开,他迷迷糊糊推KO,想让他下去,KO道:“饿。”郝眉迷糊地答:“去冰箱里找找吃的。”KO道:“你最好吃。”一口咬在了他嘴唇上。郝眉神智有些清醒,看来自己用手给他安慰已经远远不足喂饱身上这人。

 

第二天两个人去见老师。郝眉路上给老师买礼物,KO见居然是一对金鱼。郝眉说是这姜老师喜欢养金鱼,他跟老师做课题时,有些日子老师去美国,托郝眉照料他的鱼,结果郝眉拼命地喂,把鱼给撑死了。虽然老师没说什么,郝眉对此一直心有抱歉。

 

KO犹豫了一下对郝眉道:“跟老师介绍时最好是说我本名。”郝眉想了一下也对:“KO是神秘人士,别人都知道了,就不神秘了。”KO摇头:“只是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郝眉想起2011年,KO曾经进去过白宫的秘密资料库里巡视,引起美国找中国交涉此事,双方后来都积极查找,但KO隐匿地深,双方都无功而返,但KO一名却传遍黑客界。郝眉想,KO大约是觉得校方跟官方有一定联系,所以不欲为人所知。

 

穿过清华门继续往北,来到教职工区。让KO惊讶的是,这位姜教授只有三十多岁,相当年轻。郝眉跟他说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师。

 

郝眉听从KO所说,介绍KO时说他的本名,而不是说KO。姜老师听到郝眉说KO也精通网络安全技术,道:“这可正好,有件事你们俩可以包圆儿了。”

 

郝眉询问什么事。姜老师没有回答,而是笑对郝眉道:“我本想让你读几天我的研究生,然后就推荐你去斯坦福大学跟我的博导读博士,你可倒好,这么不上进,光想着玩游戏了。”

 

郝眉争辩说自己是在开发游戏,不是玩游戏。姜老师道:“你喜欢游戏,我这里有一个跟游戏有关的课题,我准备要你来做。怎么样?”

 

郝眉这才知道姜老师并不是单纯地让自己来看望老师。他没想到自己都毕业了老师还交给他课题。犹豫了一下道:“我只怕不行。”

 

姜老师拍拍他肩膀道:“你都还没听我说,怎么就这么快决定自己做不了?郝运的弟弟怎么可能会这么怂?”

 

郝眉抬头,很惊讶地道:“老师你认识我哥?”姜老师哈哈一笑:“何止认识,还是不打不相识的老朋友。”

 

姜老师上本科时,一直享受了几年“天纵奇才”的赞誉,哪知道四年级时忽然这个名号被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夺走了,心中有气,决定找这新生PK一回。不过两个人没有在斗智场合遇到,而是在篮球场上遇到了,于是不打不相识,前后两代天纵奇才结为好友。这新生就是郝眉大哥。

 

之后不久姜老师就去美国读书,和郝眉大哥也就失去了联系。院长给姜老师接了一个国家指定的课题项目,姜老师对这个项目完全不感兴趣,念在院长当年盛情邀请自己回国又颇多照顾,勉强接了,就想交给自己的两个研究生去做。

 

凑巧他的本科学校一个班的同学组织周年庆,他去了一趟合肥,偶然听到别的同学谈及小学弟郝运继承家族事业去了。姜老师为之痛心疾首,职业病就犯了。他虽然主要研究方向是网络安全,事实上也精通黑客技术。他决定去找找郝家到底有多家大业大,居然值得这么一个奇才放弃科研路,这一找不要紧,居然发现自己曾经的学生郝眉是老朋友的弟弟。

 

还没来得及找老朋友,贝微微又自报家门说跟郝眉是好友,姜老师立刻就决定了,这项目交给郝眉和他的一个学生做。但是见了KO,又听郝眉介绍KO是黑客,出于对郝眉的信任,当时就决定学生也不用了,就这俩人了。

 

郝眉却很犹豫,因为公司刚拿下来项目,下周一上班,肯定就进入战斗状态,他们这叫接私活儿,一定会影响公司的工作。他跟姜老师解释自己这个现实问题。

 

姜老师无所谓地道:“你们慢慢做,不着急,一年半载都不打紧。课题前期费用十万我先给你打过去。每个月来报一下进度即可。”

 

从姜老师家出来,两个人沉默走了一段,郝眉终于开口道:“我怎么觉得我们上了贼船了……这项目一定是又棘手又无聊……”KO嗯了一声。郝眉道:“你也这么认为吗?那我们现在回去回绝姜老师。”

 

他转身回去。KO阻止他道:“就这样吧,你觉得不好玩的话,我一个人做。”郝眉皱眉:“这会让你很累。”KO道:“没关系。”

 

两个人走到荷塘旁边,郝眉笑道:“当年我学《荷塘月色》的时候,总觉得那荷塘好大,哪知道来上学,才发现这么小。”

 

九月的荷塘只有一池擎雨盖,将池面遮得严实,偶尔会透出一朵两朵小小荷花骨朵。郝眉想着自己当年很苦恼地背诵《荷塘月色》,现在发觉,背诵还是很有好处,他这时候居然还记得,就背了几句:“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

 

他忽然止住不往下背了,KO微笑着接了下去:“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他抱了抱郝眉的腰:“出浴的美人。”

 

郝眉气道:“不许再说。”脸却红了。KO看他不喜欢,就不再说下去。虽然愚公他们时不时叫郝眉美人,但KO却不这样叫,总觉得自己也叫他美人有点亵渎郝眉。

 

走了几步,郝眉奇道:“你怎么也会这篇啊?”郝眉记得这篇不是小学初中学的。KO道:“我将高中课本看了一遍。”郝眉默然:这个可怜的男生没有机会上学,但却将课本看了一遍,在KO心里,还是对不能上学很抱憾的吧。

 

拐过去是一僻静小道,KO道:“那里不通的。”郝眉才醒悟过来,刚要转身和KO回去,忽然看到不远处一对男女,穿着蓝白校服,显然是两个中学生,正相互抱着。郝眉忍不住笑道:“年轻人,光顾着谈恋爱是考不上清华的。”

 

谁知那男生抬头看他们一眼道:“现在不谈的话,到你们那把年纪也就只配当单身狗了。”

 

郝眉被噎了一下,KO将他拉走。郝眉还有点气愤:“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识抬举……再说,老子哪里是单身狗?”看看KO,感觉KO似乎对自己被怼也有点嘲笑之意,更有点生气:“你还笑我!哼,看来老子还是当单身狗好了。”气愤愤地往前走了几步,KO忽然快步越过他,一把抱住他,吻在了他唇上。

 

几步外的中学生情侣呆若木鸡。郝眉脑子里轰地一下,这可是外面啊,而且还是在花骨朵面前。他忙推开KO。KO看着郝眉道:“你不是单身狗。”然后将郝眉拉走了,剩下一对木鸡面面相觑。

 ————————

我去清华几次,每次都会经过朱自清的荷塘,其中一次就在荷塘边上看见一对中学生抱着,哈哈,忍不住就用上了。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