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4)

两个人走着走着,陡然发现两个人都在无意识当中走到二食堂附近了。郝眉笑道:“你是职业病犯了,我这是怎么了?”

 

两个人抬头看台阶上不断走上来走下去的学子们,郝眉道:“事实上那天是老三极力要求来这食堂的,我们以前都不来这里的,离我们的生活区实在太远了。”

 

KO感到,在致一可以再多干几年。

 

郝眉又道:“后来我才知道,你做的糖醋排骨可是这家食堂的一绝,微微师妹她们老来吃,老三要勾搭微微师妹,才选的这里。”

 

KO感到,可以宽恕贝微微总叫郝眉“美人师兄“了。

 

郝眉道:“对了,你好久没有给我做糖醋排骨了,今天回家后我们就吃糖醋排骨?”KO道:“晚上做。现在回去你也饿了,做那个慢。”

 

郝眉兴致勃勃道:“今天将那些对我们有特殊意义的菜式都重新温习一遍怎么样?”KO点头,又道:“水煮鱼不做。”

“为什么?”郝眉表示奇怪。“太辣,你要戒辣。”KO淡然道。

 

这可要了郝眉的亲命了。他立刻表示抗议。

 

郝眉本不吃辣,来到北方上学,入学没多久,被愚公拉到西门外,在圆明园门口吃了一次麻辣烫,吃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惨不忍睹。但自此后,世界就为郝眉开了一扇窗,他爱上了辣味的东西,虽然达不到无辣不欢的境界,但整餐饭如果没有一点点辣味,在郝眉可是痛苦难当。

 

郝眉迷上KO的菜有一点原因就是KO擅长川菜,现在KO让他戒辣,郝眉立刻不高兴了。

KO说是北方太干燥,尤其是秋冬,不适合总吃辣。

 

郝眉缠着KO在饭菜上开放辣道,KO只是不理,郝眉有些生气了,赌气跟在他后边慢慢晃,不再跟他并肩行。

 

这时郝眉手机响,却是房地产公司打来的。郝眉的另一套房子是期房,有一些手续需要他过去办理。

 

郝眉虽然生气中,还是问问KO是否一起去,KO一听他说到另一套房子,就想起愚公说的娶两个媳妇的话,不开心。


郝眉道:“ 你还记得这个梗呢。老子一房媳妇就够了,还两房?眉哥可应付不来。”

 

KO惊讶回头,看了看郝眉。郝眉道:“我那媳妇是外籍人士,只有一个外文名字,叫KO。这KO是东亚醋王,不对,是东亚醋queen,老子可不敢讨二房。”

 

两个人在玩笑中释然。郝眉见KO居然丝毫不抗拒自己叫他媳妇,心中窃喜:老子做攻有望啊。

 

以前他老觉得自己和KO站在一起就攻受分明。可是偷偷看一些帖子,居然也有个矮的为攻的案例,这让他虎躯一震:不错哦,眉哥也是功能完整的爷儿们,个子虽然比KO矮五厘米,但站在人堆里那个鹤立鸡群呀,完全地攻气十足好不好,怎么跟KO在一起从一开始就光想着当受了,太没出息了……


当然这些暗戳戳的小心思他一直没让KO知道。此刻他开玩笑时居然发现KO对他们的关系表述完全不介意,陡然欢喜:看着那KO忍痛功力就超过我,估计给他来一刀没啥事。


虽然KO始终还是没有同意继续做辣味菜给他吃,但至少有一件可喜。

 

最终KO也还是没跟他一起去,而是选择回家。郝眉自己去签文件。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郝眉看到KO正在厨房忙着做东西,心说这也太像KO入住当天情形了。又想起了那一桌的菜,忍不住要流口水,去看了看KO的食材,果然没有水煮鱼材料,心下怏怏。

 

他到卧室上网跟大哥联系,说了姜老师的事。郝大哥说姜老师已经给他打了电话。然后大哥又询问了一些KO的事,郝眉讲了他们相识的经过和相处的过程,向大哥证明这个KO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认定的合适的伴侣,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郝眉隐隐感到大哥将在父母面前帮助自己说服父母同意,心下有些欢喜又有些惴惴,欢喜的是,有哥哥帮忙,总是要好一些,不安的是不知道哥哥的话爸妈会不会一并驳回。

 

郝大哥对这个弟弟很清楚,一直是顺境中的优越儿童,他曾经担心如果他遇到扛不过去的问题时会怎么办,那时他的感慨是:一家人将眉眉保护地太好了,真是不利于他的成长,给他来点什么逆境好呢?弟弟是业务精英,朋友圈也是一团和气,没有人给这个天生可爱的人的气受,那就只有感情上下手了,是不是安插几个姑娘给他做女朋友,然后一脚蹬开他,让他栽栽跟头尝尝失败的滋味?但又觉得这也太幼稚,郝眉自己的路还是自己走好了。

 

但是当他看到KO关注郝眉的眼神,知道KO这个人会代替他们将郝眉一直保护得很好。

 

郝大哥自己对同性恋没有歧视,但却是知道别人是如何歧视的。首先爸妈那关就不好过。他感到,作为长子,能结婚的话,至少父母那边能轻松些。于是本来并没有太想尽快结婚的他开始安排婚礼。

 

他曾经犹豫过,KO是否真的会带给弟弟幸福。但听了郝眉给他讲的他们的故事,感觉这KO还是很靠谱的人,也开始在思索如何帮助郝眉过父母那关。

 

他提出,郝眉去参加他婚礼时让KO同去。郝眉犹豫:“这……这不妥吧……”郝大哥沉默了一下道:“眉眉,你对KO没信心?”郝眉无语。他哪里是对KO没信心,是对爸妈没信心好不好。

 

郝眉来跟KO讲郝大哥请他出席结婚典礼的事,KO沉默。

 

他听到郝眉所讲家世,已经知道自己将面对怎样的考验。对于他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他无所谓,他担心的是郝眉。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对郝眉有充分的信心,郝眉在面临冲突时,会站在自己这边,但有时又完全没有了信心。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