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35)

35

 

当天晚上,郝眉终于放弃屁股保卫战的斗志,放任KO给自己来了一刀。

 

其实郝眉本来是拒绝的,但耐不住KO说郝眉去签合同时,他已经接受过科普,已经掌握了诀窍,不会弄疼他。郝眉又因为被KO这几次亲昵刺激地也想尝试被那把刀插进去来的感觉,终于举白旗弃城投降。

 

KO惊人的自制力发挥了作用,他耐着性子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并用手指让郝眉感受了一番不同于手撸的快感,让郝眉对即将楔入身体的那东西既心惊胆战又莫名向往。他让郝眉采取骑乘的方式先适应自己,然后才采取主动。倒也没伤着郝眉。

 

虽然没有搞伤,但郝眉本来身娇体软,哪受得了这份折腾,KO一抽离他身体就昏睡不止,KO抱他洗澡都没醒。

 

第二天,KO做好早餐后,待郝眉醒来,服侍郝眉吃好喝好。这天是周日,还没有开始上班,KO趁着这个时间去看了一下姜老师交给的课题,跟郝眉坐下来分析其难点。

 

郝眉虽然屁股有点难受,但还能坐下来。两个人挨着坐了一会儿就不行了。KO一个没忍住,又将郝眉抱在身上,让两人又来了一次负距离接触。这次KO依旧是个温柔的爱人,将郝眉服侍地极好。

 

周一,致一终于上班了,大家都摩拳擦掌准备开干。合同签下来了,而且老板也仁慈地放了这么久的假,自然要开始卖命干。

 

但是,程序部却一个人影也没有。愚公瞅瞅黑屏幕和空座椅,就去问老三怎么回事。

 

肖奈道:“阿爽辞职了,郝眉和KO请假。”愚公大叫一声:“啊……怎么回事?”阿爽的辞职已经让他很惊讶,那两个人怎么一起请假?

 

肖奈很淡定地道:“阿爽的事,以后再跟你解释。先回去工作吧。”愚公道:“等等等等,阿爽的事以后解释,那俩人呢?他们怎么回事?”

 

肖奈沉吟一下:“KO说郝眉不太舒服,所以他给两个人都请了假。”愚公又是一声大叫:“他们……”随即又小声道:“他们……”他诡异地笑着看着肖奈,肖奈道:“赶紧回去工作,莫管他人是非。”

 

愚公一边走一边沉痛地想:“看来眉哥这次是真把自己嫁出去了。”

 

郝眉和KO已经打通第一关。在KO强大的控制力约束下,通关时KO没有让郝眉有太多疼痛和不舒服,郝眉对不时略过的前列腺快感充满了期待,觉得似乎比自己和KO的五指山都要让他舒服一点。KO作为攻方,虽然极力控制着撞击郝眉的力度,但还是被灭顶的身体之快所袭击,感到当年单身汉生涯的确够苦够惨。

 

总之,两个人都对未来的性福充满了期待。周日天一擦黑,两个人就洗澡睡觉。洗澡的时候郝眉坐在浴缸里,坐在KO身前,两个人都感觉他们的热量足以将水烧沸了。

 

到床上真刀真枪插入,依旧是骑乘,KO依旧是那个在性事上温柔的KO。他让郝眉采取主动,以不伤到郝眉为宗旨。

 

好死不死,郝眉坐下去后,动了几下,感觉有点不够味地道:“怎么回事,好像有点够不着……是不是有点小所以够不到……”

 

K可忍,O不能忍。KO翻身将郝眉压下去,一顿狂轰滥炸,操得郝眉脑子里只有一句话:祸从口出。

 

神志昏昏间似乎听到KO问他“小吗”,他正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被KO捅出身体,KO的凶器再凶残一点他立刻就要立地飞升了,忙叫:“不小不小……太大了……太深了……KO饶了我吧……”

 

一个多小时下来,郝眉被干得声竭力微,状如软虾,啥话都说不出来了。

 

周一清早KO就给肖奈发信息给两个人请假。

 

郝眉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近十点钟,KO正在给他涂药膏。

 

郝眉叹息道:“KO,真要被你干死了。”一个“干”字在KO这里有巨大的催情功效,他一把就将郝眉摁住,并扯下了自己的短裤。

 

郝眉一惊,忙道:“不行不行,再干我会死的。”KO犹豫一下,停下了手。郝眉喘了一口气道:“还说自己不变态,我也没干什么你就忽然兽化了……”

 

KO道:“你没干,你说了。”郝眉奇道:“我说什么了?”“你说要被我干死了。”

 

郝眉语塞了一下,还真说了这句话。他道:“这句有什么问题吗,值得你这么大反应?”

 

KO道:“我来你家时就说了要干你。”现在得偿所愿,郝眉还亲口承认自己被KO干了,而且是要被自己给干死了,这中间的快意和冲动不是郝眉能理解。

 

郝眉奇道:“你啥时说的?”“我说我什么都干,包括干你。”KO淡定地道。

 

“卧槽!”郝眉想起当时的情形,一时不知是该笑骂还是哭闹。

 

“我操。”KO斩钉截铁。

 

郝眉瞠目。停了一下,恨恨地道:“老子发育完全,功能齐备,哪点不如你,今后一定要攻了你。你就等着吧。”

 

KO微笑。小兔子还想反攻,他是不用放在心上的。

 

郝眉摸摸屁股,虽然昨天被操得狠,倒也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相比屁股的疼痛,大腿内侧的极度酸痛更加让他感受清晰。

 

他忽然惊呼一声,想起这是周一了还要上班。

 

KO告诉他已经给两个人请过假了。

 

郝眉颓然躺倒,心中想:“这下糟了,两个人一起请假,老三他们用脚趾头也知道发生什么了。”他踹了KO一下:“老三说你可以在家上班,你干嘛还要请假!”

 

“你不舒服,我要照看你。”KO淡然道。郝眉痛心疾首:“你知道我会不舒服,昨天那么野兽干什么!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禽兽!老子如果不是皮糙肉厚的话,真要被你干死在床上了。”

 

KO眼神一暗,郝眉一个哆嗦:“不说干了,不说干了……”

 

——————

  

我写文一路清水,到走后门还是一池清水,不见器官与行为。

清水文也获得你们的关注,我这里要表示一下感谢。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