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芽2012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43)

43

郝眉一时不知怎么反应,“这家伙沉默寡言,怎么说情话就这么自然呢,也是因为他的情话都出自肺腑吧。”

 

郝眉从背后抱着他的背,忽然觉得用方言的话不会那么囧,就道:“艾玛,老子老感动了。”绕到前面,亲了一下KO的嘴唇。

 

他在北京上学,四海八荒各地方言都纳入了他的语言系统。KO正一手泡沫,一边擦手一边回吻了一下他,道:“不得再在老攻面前自称老子。”

 

郝眉哼了一声道:“不是说了吗,不是你老婆!”KO道:“我没说,我只说我是你老攻,攻击的攻。”郝眉大叫:“不是!不是!老子以后还要反……”话没说完,就被KO堵住了嘴,吻得他气息要断。

 

郝眉好容易解开他束缚。KO道:“再说老子,吻刑伺候。”

 

郝眉脸色绯红,气息未稳,咳了一下道:“我不说老子,你也不能说是我老攻。”KO答应了这个条件。

 

停了一下,郝眉又道:“可不要被老三知道了你生是眉哥的人,死是眉哥的鬼,我还等着明年拿不续约来要挟老三呢。”KO微笑答应。

 

KO收拾完,给两个人各倒了一杯水,对郝眉道:“下午一起去看车如何?”郝眉一愣:“为什么忽然要去看车?”

 

KO一边喝水,没有抬头:“生日礼物。”(集合天秤座和26日两个要素而设定9月26日为郝眉生日。)

 

前几天和郝眉一起回家,一直没有打到车,让KO感到有必要买辆车。他和郝眉都对上次一起出去玩使用的Rubicon很喜欢,准备买这一款。因为买车涉及周期长程序多,他感到需要提前跟郝眉讲。

 

郝眉一听,艾玛,居然有人要送车当礼物给我。

 

他抱着KO的头,将他扑倒在沙发上,头压在他胸脯上,镇定了一会儿才道:“不要这种了,这种车虽然拉风,烧油也太厉害了,3.6排量,得把臭氧层烧好几个洞,老子……眉哥可是个环保主义者,不要不要……再说了,你都已经度过Rubicon河……”

 

KO不知这款型名字来历,郝眉乐得卖弄卖弄,道:“凯撒当年领兵去高卢作战,元老院担心他带兵回来抢夺权力,规定他不得越过卢比肯河,凯撒一代枭雄哪里听他们的,领兵渡河,然后就攻陷了罗马。”

 

KO微笑道:“我已经度过卢比肯河,攻陷了眉眉,所以是老攻。”郝眉掐着他脖子:“你再说,我就说老子了……”

 

KO任由他又掐又狠压一会儿,然后坐起来亲了亲他,郝眉道:“不要这个做礼物了,我们以后上班,一定还是你开得多,你开一个车主不是你的车,总是有不少麻烦。”

 

KO道:“那你开车?”郝眉眼前一亮:“对哦,眉哥又不是不会开车,怎么从一开始就把方向盘给你了呢。以后眉哥带你上班……”他脑子里立刻出现了自己威风凛凛地载着KO去上班的情形。

 

这时郝眉手机响起来,是妈妈打电话。郝妈妈没说几句就提出要跟郝眉视频。郝眉大惊,自己这会儿正坐在KO腿上呢。

 

郝妈妈听出来他要躲避,道:“臭小子,从六月份我跟你爸去北京,这都三个月了,你数数看,你让我看过几回我家眉眉?你推三阻四,莫非有情况?”

 

郝妈妈首先想到的是,郝眉房间住着他的女朋友,但是据大儿子探听来的消息,郝眉没有谈女朋友啊。郝妈妈心中疑惑。

 

郝眉忙道:“能有什么情况啊,妈妈,你等下啊,我去开电脑。”

 

KO默默站起来,给他去打开电脑。

 

郝眉跟妈妈通话。郝眉一听才知道妈妈是要给自己奖励一辆车。郝妈妈道:“大哥跟你老爸说了你解决了大问题,你老爸也很开心。这不,也快到你生日了,决定给你买一辆车。你准备要什么车?眉眉,尽管跟你老爸说。上大学他亏待你了,你这次就狠狠敲你爸爸的竹杠。”郝妈妈很得意自己给眉眉出的主意。

 

郝眉心中叹息:我哪里走的狗屎运,今天两拨给我送礼物,还都同样选择了车。

 

他转移话题道:“妈妈,大哥怎么跟你们说的,就你说的那个大问题。”郝妈妈道:“你大哥说你解决了四十五分之十四的难题,其他的难题是你的室友解决的。”

 

郝眉心里白眼一下,大哥精确的数字感居然拿来糊弄人。

 

郝妈妈道:“你的室友是什么样人啊,爸爸当初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出租吗?”

 

郝眉看了一眼旁边,KO已经出去。他道:“他是我同事。”避开了是否出租给KO这个难题。

 

郝妈妈知道郝眉心思单纯,虽然郝大哥约略告诉了他们郝眉的室友是个可靠的人,但郝妈妈却还是想视频里看看郝眉的室友何许人。

 

郝眉一时不知怎么应对,只好撒谎说是室友这会儿没在。

 

郝妈妈又说起郝眉想要什么车型,给郝眉出了好几个主意,觉得每一辆都足以弥补一下郝眉在大学时受的委屈。

 

郝眉心感妈妈的盛情,但却愈加为难,一边是KO,一边是家人。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将困境延宕,“终究是必须解决啊。”他在心里叹息。

 

他跟妈妈央求以后再回复,又闲扯了一些别的事情,来转移妈妈的注意力。

 

挂断视频后,郝眉走到客厅。KO正坐在沙发上,不知想什么。郝眉倚在他身上,两个人有一分钟都未曾开言。

 

KO无言地抱着他,心中也很难受自己将郝眉置于炭火之上。郝眉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KO,你只管放心,哪怕我父母不同意,我也不会放弃。”他坐直身体,眼神坚定地看着KO的眼睛:“对眉哥要有足够信心。”

 

KO吻住了他。他相信郝眉的坚定,但也知道为了这种坚定的信仰,郝眉要经历怎样的煎熬,他希望能承担所有的煎熬,而不是郝眉。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