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47)

47

中午,芸娘的合成图制作好了,美工哥为了各位单身狗的福利,给每个员工都发了一份过去。淡蓝裙裾飞扬中,一张灵动可爱的脸庞,单身狗们都看呆了。小杜也满心欢喜,连忙给美工哥道谢,美工哥单独给她发来几分没有给单身狗的图。郝眉和KO不是单身狗,自然是没有的。

 

中午,一伙儿人聚众吃饭,不知谁开头说起了芸娘的图,大家都很默契地大夸芸娘的动人,而不好意思直接谈小杜。

 

听隔壁桌儿谈这个话题,郝眉心痒,思量怎么让愚公他们给自己发张图瞅瞅。KO冷眼旁观,心里却在想,下次得换家餐厅吃饭。

 

丘永侯谈及某一张芸娘手持利剑的图非常好,美貌中见英气。口音哥道:“哪里有这张啊?美工哥,快说,怎么给丘哥的不给大家发呢?”美工哥一脸委屈:“那张啊,我就给小杜发了啊。”

 

众人一阵沉默。愚公首先打破沉默,低声对对面的丘永侯道:“说!什么时候开始的?”丘永侯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

 

郝眉看他们起了争执,不能看图的不快登时消散了不少,含笑看好戏。因为在外面的餐厅,单身狗间暗地里惊涛骇浪,表面上倒也无波无澜。

 

转眼到了周六,这天对于郝眉来说,是个大日子。不仅仅是因为这天是他的生日,还因为KO答应了他,眉哥今天反攻在即。

 

郝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心中做了很多设想,一遍遍地回想KO怎么开拓自己的,决定照猫画虎,就按KO的方案办。

 

白天的时候,郝眉本来想准备放弃不白日宣淫的原则,虽然在KO的坚持下,他们在白天也大战了多场,但在郝眉心里,那依旧是晚间活动。但是郝眉这次准备破一次例,打破自己的内心原则感一次,但是,没想到KO一天不断提供各种不同的好吃的小吃,一会儿是花生小饼干,一会儿是自制冰激凌,一会儿是杏仁霜,让郝眉吃个没完,连开口说反攻的机会都没有。最后,让郝眉更绝望的是,KO端出来的居然是老婆饼。

 

郝眉拒绝吃,声称今天坚决不吃。其实以前KO给他做过。KO用的馅料不是常见的红沙和枣泥,而是换进去了他喜爱的芒果,刀剁得细细的芒果块儿为馅,吃得郝眉心花怒放,开心不已。但是这次他决定,就是放了芒果块儿,也不吃了。“老婆饼?今天就不吃,今天可不是老婆,话说啥时是老婆了……”

 

KO见他嘟着嘴不吃,也不理会,在餐桌旁坐下来,自己开始享用。郝眉一阵欣喜,“嘿嘿,老婆饼今天就该给你享用……”可是,水果的香气伴着糯米的香气传来,郝眉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今天显然KO用的馅料更用心,用了菠萝,还加了点核桃碎。郝眉简直是忍无可忍,抓起一块狠狠放进嘴巴,恨恨地瞪着KO。

 

KO微微一笑,道:“少吃一点,过会儿还有蛋糕。”

 

郝眉几乎要举手投降了:“你以为将我喂得像只猪,眉哥就不反攻了吗?”KO道:“不是,你什么时候心理建设做好了,什么时候告诉我。”

 

郝眉翻翻白眼:“你怎么知道我需要心理建设。告诉你,不需要!”

 

尽管如此,他还是给蛋糕留了点肚子。前几个小吃太好吃,已经让他大吃一斤,不知KO做的蛋糕又会是怎样的?

 

KO去了厨房,忙了一段时间。这时候郝眉的妈妈给她发来生日礼物,就是他要求的要给大哥做礼物的资金,郝眉有点后悔,这次生日亏大发了,妈妈给的礼物要用在羊尾上,自己空空如也,KO这边也是,只有反攻,更无实物和货币。所幸的是,大哥和嫂嫂的礼物送到了。

 

郝眉看盒子很大,很欣喜地拆开看看是个什么大号礼物,居然是一只一人来高的白色大熊,只是脑袋换成了郝眉的样子,非常憨态可掬。

 

大哥的这件定制礼物让郝眉哭笑不得:我都大学毕业了,还给我玩具熊。

 

KO很喜欢这件礼物,看看郝眉,又看看大熊,嘴角泛起微笑。郝眉气得拍下大熊:“做蛋糕去!”KO道:“已经放冰箱了,很快就好。”他做的是慕斯蛋糕,放冰箱里先凉一凉。

 

等KO拿出来蛋糕,郝眉简直眼睛都瞪圆了,太漂亮了!看着就想一口吞掉。他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地拍了张照片,发到公司微信群,炫耀一下自家的蛋糕。

 

周六的单身狗们回复得最积极,语气里都包含了巨大的怨气,有的是抱怨他撒的狗粮不好吃,有的是抱怨为什么不大宴群狗,而是躲起来两个人吃。郝眉心中得意,本来想给父母拍张自己的生日蛋糕照片过去,后来一想,父母如果问起来不好说,还是没发。

 

心满意足地吃完,郝眉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好了,美好得他都几乎忘记了初衷:今天的反攻大计。

 

想起来时,郝眉觉得需要消消食儿,虽然饱暖思淫欲,但是这会儿郝眉实在是思不起来。

 

他听从KO所说,饭后不剧烈运动,坐了半小时后,催着KO去了游泳池消食。这次郝眉,尝浅辄止,要存着力气完成大业。

 

两个人回到家,天色近晚。“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哈哈,老子反攻就在今日今时。”他开心地想着,抱着KO很勇猛地亲了又亲,KO正在逐一将洗澡游泳用具归位,猛不防被他袭击,差点摔倒。郝眉威胁KO:“你答应过的,不反抗。”KO点头,仍继续将东西放回去。

 

来到卧室,郝眉很霸气地将KO推倒在床。KO坐起来道:“还没脱衣服。”郝眉一想是哦,邪魅一笑道:“脱,脱衣服给眉哥看!”

 

KO坐起来,眼睛盯着郝眉看,眼神里有一种玩味的笑意,同时又有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深沉。郝眉脑子里就浮现出KO在他身上起伏时那种极具诱惑力的眼神,现在就是那种眼神!郝眉咽了口唾沫,声音有点哑地道“脱呀!”

 

KO解开一颗衬衫纽扣,眼睛一直盯着郝眉,一颗……两颗……他的动作和眼神让郝眉又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太诱人了……”这时候郝眉脑子里满满都是KO这几日来给他带来的快感,自从上次沙发上一战,让郝眉得享至乐,KO就非常勤奋地发掘郝眉的快乐之源,让郝眉每次都欲仙欲死。这时这种对那种欲仙欲死的欲望猛然膨胀起来。

 

等KO解开最后一颗纽扣时,要拉开裤子拉链时,郝眉听见自己脑子里的弦“砰”地断了,他现在哪里还要什么反攻,他想要的,就是KO来干他。

 

等郝眉脑子里的弦终于重新接上,他气恼地对KO道:“KO你太坏了,居然使用美男计。”KO微笑不语。

————————

大熊玩具是来自大成的采访视频,他抱着一个高大的白熊,头是大成自己的一张画。

另外,KO的眼神。我好喜欢KO这时候的眼神,饱含深情与色情,充满爱与欲。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