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ya

钟爱张起灵,钟爱蓝忘机,钟爱KO。

有史以来最甜cp____k莫的故事(10)

10

KO很少怀疑自己的一个特征:行动派。他做事情一向是判断、瞄准、努力、拿下。就像当年他14岁时很冷静地思索自己的未来一样,他很迅速地为自己规划了父母过世后的生存方案:用照料父母期间所学会的厨艺当做生存之本,投入资金继续学习未竟的计算机技术。

 

此后经历了人世的冷酷,他这方面的特征也更加明确,对其他不必要的事情不投入任何精力,每天除了烧菜就是用电脑,看着那些程序员的精心设计被轻易瓦解,看着那些各色精英希望隐藏的东西被翻出来,他从中获得的杀伐快意,让他感到这就是他的一生。

 

做菜只是为了辅佐学习之用,他并不是特别喜欢,但一切都在郝眉的出现后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庆幸并珍视自己的厨艺,并愿意按照郝眉的口味练习新的菜式,虽然老板对此毫无耐心,甚至还呵斥他浪费食材,但他还是乐此不疲,一切只为了郝眉来大排档时能让他吃得很开心。

 

这是一个让他触不及防的变化。但在他心深处,他感到更失望的是,自己行动派准则被破坏了。

 

以前,遇到任何事情他在精确判断可行性之后就会迅速决定去做或者不做。合不合规并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他内心对于任何事情的对错并不纠结。虽然他在厨师世界中循规蹈矩,但在IT世界,越是挑战政治正确和法律界限,他越有兴致,因为那些被深深隐藏的东西被他剥出来所带来的快感是他的技术价值所在。只有在郝眉面前,他第一次有了犹豫。

 

在郝眉要他电话号码时,他第一次感到了犹豫。如果说第一次他的犹豫被郝眉一句“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所消解,但第二次的犹豫却无论如何难以化解。

 

进入致一,他只是抱着让郝眉不再被他家老板那么压榨劳动力的念想。随着和郝眉接触越来越多,郝眉表现得如他预期的那样,乐于亲近并加以仰仗,尽管他黑了郝眉的电脑,给他搬了座寺庙压在桌面上,郝眉也没有过分烦恼,还是经常缠着他去各种餐馆偷师学艺,做来给他吃。


这让他心里的可行性报告很快拟好,接下来的目标很快得以确立,是否实施他却长期为之犹豫。

 

他了无牵挂,百无禁忌,但是郝眉不是,郝眉如冰似玉一样需要人的保护,他不希望他的珍宝被现实禁忌所伤害。他一方面继续和郝眉继续维持超越同事的关系,一面也在忐忑和犹豫。

 

但是当猴子和愚公声称各自最有资格获得郝眉房子的居住权时,KO明显感到了威胁以及不快。他很清楚愚公和猴子不会像他那样对郝眉,但是一想到大学四年中,他们同窗之间真的出现过共浴场景,这种想象都让KO感到极度不快。他不要再重复任何类似于此的事件。

 

他迅速出手,登堂入室,如愿入住郝眉的家里,并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果然心地单纯透彻的郝眉一点都没有揣摩得到自己的背后语义。这一方面让他感到安心,但同时也隐约失望。他希望郝眉能看到自己的心,但郝眉一直像个邻家男孩一样保持着单纯的笑容。他不得不借着游戏来一步一步逼着郝眉正视自己对他真实的态度,但是一看到郝眉眼里的恐慌和不自在他又开始犹豫。

 

昨天晚上的意外事故发生后,郝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回翻腾,他希望郝眉失眠是因为他,但又担心不是因为他。这种患得患失、犹豫不决的心态让KO都厌弃自己,这哪里还是那个行动果敢的黑客KO。

 

当看到郝眉困倦时,他忽然想起少年时家里养的那只小猫,郝眉跟它在阳光下打瞌睡的样子真像。他心里温情一升,很自然地揽着郝眉的头,让他枕着自己腿睡,郝眉也没有任何不安的表现,乖乖地就睡了。

 

抚摸着郝眉的头,KO想起那只小猫被碾压的镜头,那是他第一次感到揪心的疼痛。父母双双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依恋什么东西,他已经是麻木之态。但在此时,他忽然感到,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的宝贝离开他,无论如何,都不要。

 

就在郝眉睡得正酣之时,他不知道他身边的大尾巴狼终于下定决心要一口一口吃掉他。


评论(2)

热度(128)